人物丨币安为“何”这样红?何一是币安最大的PR

作为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(Binance)的联合创始人,被称为“币圈一姐”的何一在职场上一展“我花开时百花杀,满城尽带黄金甲”的霸气,而在500人的“Binance-媒体在线问答会”微信群,何一又尽展温柔一面,面对尖酸的问题也笑语相迎,最终将一众“媒体人”笼络成币安粉丝。

文| Tong


“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。”英国诗人萨松的这句诗形容何一似乎很贴切。

作为“绯闻缠身”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(Binance)的联合创始人,被称为“币圈一姐”的何一在职场上一展“我花开时百花杀,满城尽带黄金甲”的霸气,而在5月18日500人的“Binance-媒体在线问答会”微信群,何一又尽展温柔一面,面对尖酸的问题也笑语相迎,最终将一众“媒体人”笼络成 币安 粉丝。

1

老师、主持人、创业者;时尚圈、互联网圈、 币圈 ;何一的每一步在公众看来都很成功。

“总有人问:你是怎么'成功'跨界的?”何一2017年8月在微博上宣布加入 币安 时写道,“可我并不觉得自己成功,有无数比我年轻的创业者履历比我好,做的事比我更炫,如果说成功,只能说我成功打了几场硬仗”。


每逢“战场”何一似乎都所向披靡,无往不利。2014年加入OKCoin成为联合创始人后,站上“非你莫属”BOSS团,普及比特币并将 OKCoin 带入公众视野, OKCoin 也一度成为国内交易量最高的平台。随后在2015年12月加入一下科技出任副总裁,也带领小咖秀、一直播攻城略地。

她的为人处世能力从这场线上媒体问答就可见一斑。

主持出身的何一声音甜美,刚开口就使得群内有人直呼“一姐的声音是听多了耳朵会怀孕系列”。这场被定义为“以心问心,以诚相待”的交流会,自称有问必答的何一不仅回应了关于 币安 的16个焦点问题,连个人婚姻问题也都一一回应,甚至最后把媒体问答会变成了“粉丝沟通会”。

何一说:

币安 在国内被塑造出来“逃亡”的形象,大概因为我们对中国政府的尊重,所以在国内缺乏沟通所致。

期货,杠杆这类金融产品,我们非常谨慎,一个维度是法律风险,另一个因为他们会提供做空机制,我和CZ( 币安 创始人赵长鹏)都是非常坚定的持币者,我们是只有币没有钱的。所以在提供做空机制这个事情上,我觉得算是一个私心吧,就是我们其实不太希望这个行业做空的机制太容易。

我和CZ其实不是说希望自己成为什么世界首富,我们其实是希望真正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能够帮助这个世界更好的发展。所以我们长期规划上希望BNB成为下一个 比特币 。

不参与热门币种的节点竞选,我们参与节点竞选肯定是赢家,但当你参与项目方利益非配的时候,对用户就会有失公允。

我们的员工可以持币,但不能炒币,入职会需要报自己的数字资产投资情况,信息对内对外都做了严格的内部分级。

上币的审核标准,不能因为认识 币安 的人,是 币圈 老人,有大机构投资就拿到通行证,项目本身是唯一的评估标准。

币安 是第一个开始为用户打错币花大量人力物力,帮助用户找回币的平台,在过去如果打错币,平台会说这是你自己的问题。

目前我们是整个 区块链 领域唯一有总统和总理公开支持的公司,包含马耳他总理、乌干达总统、百慕大总理都在社交网络给予了高度评价。

红杉这个事情大家都过度的去解读了。香港高院已经驳回了红杉的申请,并且判决律师费由对方承担,就是一个特别清晰的结果。与红杉是传统融资和新型融资,以及中西方文化的差异。

媒体应该是收到了一些奇怪的线人提供的消息,并且说这个在圈子里面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说 币安 在买岛建国。这个事情本身就是是一个非常荒诞的一个笑话。

投票上币是 币安 行业首创,这是一个用户提的建议,后来采纳了,本是希望社区热度比较高的产品能上 币安 ,这个过程中发现很多项目作弊,如果项目投币注册邮箱从001到十万这种是直接筛掉的。

面对“ 币安 为什么一方面宣布退出中国市场,另一方面又在电报群里教大家如何登陆 币安 海外站”的提问。何一回应称,你的问题非常好,这个问题也可以问全世界的其他的交易平台。

针对焦点问题,何一的回应成功对 币安 进行了“形象重塑”。 币安 的代币BNB也在交流会进行期间逆势上涨20%。

2

学心理学出身的何一,十分会体察人心。

交流会进行到最后,她俨然成了“知心姐姐”,不仅帮群内人士分析 区块 链 媒体的形势,“行业是需要媒体,但是不会是这么多”。向大家分享自己对婚姻的认知“不以结婚为目的,要找灵魂伴侣”。何一在回答中不时会引用一些书中的话,引得众人感慨“一姐看书这么多!能不能分享下阅读书单”。

何一还主动透露了赵长鹏的一些八卦,在办公室是短裤、T恤、人字拖的装束,是 数字货币 的重度信仰者,身上最值钱的是手机和电脑,没车没房只有币。

群内,何一的脾气极好,会后有圈内自媒体扔进文章,标题负面且耸人听闻,有人站出来替何一打抱不平,“没事没事,已经很好了。”何一显得很淡定。


“我不是说大家一定要写 币安 正面,希望还原一个相对真实的 币安 给大家看,当然我们也会犯错误,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,但是我不希望说因为这种信息的误差,然后最后被扭曲的真相在持续的被传播。”何一说。

实际上,加入 币安 10个月以来,面对各种关于 币安 的谣言、负面,何一似乎对这样的新闻习以为常。她的处理方式是及时在微博辟谣,而且几乎是每日辟谣。

何一的回应经常很巧妙。

今年3月,一个认证为“腾讯高级工程师”的网友“程序员的快乐”发微博打赌在一个星期内攻破 币安 ,赢了需要 币安 奖励1000个 比特币 。后又称前几个月联系过赵长鹏说我们几个国内三流技术人员想去 币安 工作。并说,赌注可以取消,但是我要一份道歉,用你的微博大号道歉,给所有被你骗的人道歉。”

赵长鹏没有回复,但何一发微博,“网友建议我碰瓷川普,如果川普回应了我就一夜成名,如果川普不回应肯定是心虚;无论怎么样都可以单方面宣布胜利。什么都准备好了,就差碰瓷的钱了,你们要不要赞助一下时代广场的碰瓷广告费?我留个BNB地址好不好?在线等挺急的。”

这则微博变相回应上述网友实则是碰瓷,而几天后,上述网友清空了微博。

3

“倚楼听风雨,笑看江湖路”是何一微信号的签名,内心的豁达跃然纸上。

正如她说自己的偶像是魏晋名士“竹林七贤”中的刘伶。“刘伶是个糟老头,特别喜欢喝酒,身边每天带着书童和一把锄头,有人问他,你为什么天天带着个锄头呢?刘伶回答说:‘死便埋我’。所以其实我可能是在追求的是自己心中的道吧。”

星座天蝎,上升星座狮子,何一自称有时候很暴躁,还被媒体指出有“匪气”,人设有时候像张飞。她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说,在自己的工作中,她需要给自己这样一个粗暴、简单、勇猛的形象。她也说自己时常怼人,尤其是一些骗子项目,“我仇家应该挺多的。”


何一还有另一个微信号,签名是“Binance首席客服”,而有些“尴尬”的是这个微信的ID实际上是何一老东家公关的意思。

何一和赵长鹏都曾是 OKCoin 的副总裁,何一将赵长鹏挖到 OKCoin ,但他与创始人徐明星最终不欢而散,赵长鹏创立 币安 后又挖来了何一。“当年是我挖他,现在他挖我也算扯平了。”加入 币安 时何一对媒体说。

虽然何一说 币安 没有PR(公关),但她无疑是 币安 最大的IP和PR。

声明:本文来自币安平台用户投稿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【币安-www.gpba.com.cn】立场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:【当前页面链接】

区块链相关

区块链媒体相关

区块链技术相关

挖矿相关

比特币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