矿圈狼神张利,一人之力带动国内显卡挖矿

一个人带动了国内显卡挖矿的技术

在矿海会的社群里,每每狼哥出现发言,众人便礼敬有加,开玩笑都自带几分尊敬。缘何如此?

新入场的矿工不解,这位矿霸出场自带BGM,让新人望而生畏。

“其实狼哥很好打交道,只是‘狼’心如铁嘛,跟熟悉的人能插科打诨,不熟悉的基本不吭声。”矿海会一位会员告诉我。

“狼哥是个实在人,他很喜欢给大家分享他的显卡挖矿知识,可以说他一个人带动了国内显卡 挖矿 的技术,但是从来不以布道者自居。”一位朋友如是说。

今天,矿海会「101大咖谈」,对话这位显卡 挖矿 界的先锋。


误打误撞

狼哥,狼神矿机联合创始人张利,是国内最早一批了解比特币的。

早在2010年,狼哥还在从事IT行业,一次偶然的机会,新闻上播出BTC被黑客攻击盗取,狼哥当时很诧异:这个是什么,为什么会有黑客攻击它呢。

彼时, BTC 才一美分一个,狼哥抱着便宜的念头,想买了一些放着。但是,问了很多做IT的朋友,没人知道 比特币 ,在国内更找不到买的渠道。久而久之,忙于本职工作的狼哥,就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
2013年,心怀江湖、志在四方的狼哥,厌倦了给别人打工的日复一日,于是出走IT公司,选择和朋友一起创业。

他们选择进入游戏打金行业,认为这会是一个契机。

“那时候,也没有风口这个说法,就是自己觉得这个行业还行,就进入了,谁知道,没过多久就失败了。”

总结一下原因,是因为当时游戏打金最热的时候已经过去,而手游还没成气候。

时间每天都在逼近,变化默默发生。2013年10月,一起创业的小伙伴扛不住转了型。

狼哥当时很懊丧。

进入矿圈

“那个时候很迷茫,不知道要做什么。创业失败,小伙伴走了,只剩下一堆电脑。”狼哥看着这一堆电脑,突然想到,不如做网吧得了。

“那时候心还是比天高,开网吧都想开一个大规模的才像样。”心里忐忑没谱儿,就没事去找朋友唠唠嗑,希望能从中找到自己下一步要走的路。

有次唠嗑,朋友对狼哥说:“你电脑那么多,开什么网吧,可以去挖 比特币 啊。”

听到 比特币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词汇,狼哥脑中快速闪现着几年前初识 比特币 而因找不到了解的人而放弃的那一幕。尽管被称作“ 挖矿 ”,但这绝不是一门单调乏味的生意。它更像是技术侠客们展示情怀和创富能力的秀场。

“我这个朋友是内行人,知道我几年前了解过可兴奋了。滔滔不绝跟我讲了许多。”原本一念之差,差点错过 比特币 的狼哥决定,那就一不做二不休,当即决定直接把所有的电脑都切成 挖矿 模式。

一代枭雄瞅准了难得的历史机遇。

确定 挖矿 后,狼哥开始在网上搜索与 比特币 相关的资料,上贴吧,加QQ群。

“那时候,玩这个的人非常少,也就十来个人,真的有曲高和寡的感觉,这群人都成了日后共相伴的朋友,我们之间都是英雄惜英雄。”一群人里,狼哥不特别出众,但存在感挺强。

小圈子里有人建议他,既然有那么多电脑,就别买 矿机 挖矿 了,直接用显卡来 挖矿 就行。

但是显卡挖 比特币 的难度还是比较大。狼哥想不如曲线救国,挖点容易的,何必跟 比特币 死磕。

于是另辟蹊径的狼哥就用显卡挖其他的币种,再兑换成 比特币 。

二三十台机器,两三百张显卡,成为了2013年的大矿工。

人人自危

2013年 挖矿 行情那叫一个红火,特别是到了年底, 比特币 超过1200美金。

“那时候简直嗨了,来钱来得太快了。”

但是,花无百日红,转眼到了2014年,行情下行,熊市开始了。

“那时候 挖矿 已经跌破成本价,没有挖的意义。一些大佬,也举步维艰。烤猫失踪了,赵东破产了,蚂蚁 矿机 跌破成本价清仓。”

“真的很难熬,很多人熬不住,转做别的了。但是我看好这个行业,所以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也要走下去”。人人出走的局面没有吓倒狼哥,反而刺激了他,他决定在这块“减量”市场继续深耕,誓要打出一片天地。

市场积极乐观就会模糊危机感,会一叶障目。反之,则人人自危,继而自强。

决心自强的狼哥,那个时候简直判若两人,每天早上起来去创始论坛,看有哪些新的币,然后切算力、挖新币、下钱包、学技术、做局域网等等,都在摸索。有些时候为了等项目,靠着一杯又一杯的咖啡,熬到两三点,一拿到需要的资料,立马切算力去挖,一分钟都不敢耽误。

“那段时间虽然苦,但是认识了神鱼等一些大佬,而且跟着他们学了很多东西。我们有个QQ小群,二十几个人,大家在互相鼓励互相打气。”狼哥回忆起来,眼里光芒闪现,看得出来,那时候的日子虽苦,但是大家一起奋斗,那种堪比卧薪尝胆的经历,此生难得。

2014年最灰暗,显卡 挖矿 也就赚点生活费。他们又只能选择一个币,赌的就是自己这份认知。

“那时候,我们管自己叫 区块链 底层架构师,因为一个合格的显卡矿工要具备多项技能,强电、弱电、网络、空气动力学、计算机维护。一不小心,就成了专家。”狼哥笑呵呵地回忆。

2014年是灰暗的,也是最艰难的。但是,正如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、合久必分。事物发展规律不过如此,涨久必跌、跌久必涨,币圈亦如是。

白日焰火

再难的日子,总会过去,时间是最公平的。

到了2015年, 比特币 开始回暖,矿工的苦日子也到头了。

“我是显卡矿工,虽然赶不上 比特币 矿工,但是行情也是在见好。”

那年,出了个鲨鱼币,让他开始尝到赚钱的甜头,可以更好地坚持下去。

七月底八月初,以太坊上线了。 以太坊 当年ICO的总额是上亿的,在当时算是天价。

“ 以太坊 上线前先做了测试,我们的QQ群贡献了一半的显卡算力。”所以, 以太坊 一上线,狼哥就切算力主挖 以太坊 ,挖了大量的 以太坊 。到年底, 以太坊 上了P网,他在5块钱的时候,把手里大量 以太坊 卖掉了。

没人能知道 以太坊 在两年后破万的天价,所以当初5元卖掉的那些人,不能说没有远见,而是在熊市熬了太久,变现的心情比别人更迫切罢了。

“现在来看,当然是损失了几个亿。但是在当时,这些钱是让我能更好地去坚持下去的。”没有当时,哪有现在,所以不管别人怎么对狼哥的经历唏嘘,狼哥认为当时的自己只能做出那样的选择。

“你应该听说过神鱼卖 以太坊 的段子,我给你还原一下啊。2016年刚过年, 以太坊 上了20块钱。我们那个QQ群兴奋极了。当天晚上,神鱼就把他的20万个 以太坊 清仓了。”狼哥哈哈大笑。他的笑里有自嘲、自解、自我激励。

非布道者

2016年,狼哥对 区块 链 的理解越发透彻,对分享、共享的理念更是推崇备至。

“以前都是埋头自己挖,后来想将自己了解到的显卡 挖矿 知识普及给每一个想 挖矿 的人,让他们都能了解到在不损失算力的情况下,显卡如何运用最合理的能耗比进行 挖矿 。”狼哥准备推广显卡 挖矿 。

每天早上起床,他开始在QQ群里回答一群小白的问题。通过回答、讨论,他让国内显卡 挖矿 的能力提升了一个台阶。

“其实,2016年应该给我搬个‘ 区块 链 卓越贡献奖’。”狼哥异常开心,毕竟,不是谁都愿意、都有能力去普及和推动 挖矿 知识。

“那我能不能说你是显卡 挖矿 的布道者呢?”基于布道者这个词的热度,我顺便问了一句。

“布道者,我算不上。说实在话,佛教、基督教的布道者是没有利益需求,是发自内心去做这件事,是很虔诚的。我推广显卡 挖矿 ,也是有私心的,我想让别人觉得我有实力,而且我也顺带卖公司的产品,包括显卡和主板。”狼哥非常务实,一点不说空话套话。

狼哥觉得自己不是布道者,觉得自己其实还是个商人。但无论出于什么心理,2016年,凭借他的一己之力,确实极大地推动了显卡 挖矿 在国内的地位。

狼神崛起

“狼哥,你是基于什么初衷创办狼神的。”我抛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。

“狼神的创立初衷,那我得好好给你讲讲。2013年我刚开始 挖矿 就认识了蒋勇(狼神的联合创始人),他可以说是整个IT制造行业内对矿圈最了解的。我们总在一起讨论技术。有一次,我说,转接线需要4个转接头,故障概率比直接插一道的至少多四倍。而且是插进来的,长时间会接触不良。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改良一下。”两个人一拍即合,说做就做。

2014年年中,产品出来了。但是赶上矿难,而且初代产品成本还是略显高昂,不适合推出市场,于是就作为技术储备着。

“当时,我在QQ群里告诉大家,我要做质量最好的显卡 矿机 。但是天不遂人愿,不适合推出市场,所以只能先放着。”这么一等就是两年。

2016年下半年,市场回暖。狼神的初代产品也进行了改良和迭代。升级后的样品出来,市场反应不错。于是,公司成立的契机成熟。

2016年十月,狼神成立了。团队星光熠熠,全都是行业中最顶级的人才。当第一批拿到货的客户开始 挖矿 ,反应非常好。狼哥终于可以大喊一声:“那些年吹过的牛逼,终于兑现了。”

狼神团队拿出了他们的姿态,在承保的一年内无条件保修,包括烧卡、烧板。当然,因为对品质的把控,他们的返修率极低。

“我有个疑问,我在网上几乎搜不到狼神 矿机 ,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采访之前做功课,我在网上找遍了,但狼神 矿机 资料寥寥无几。

“我们的销售群体是大户,因为人力物力都用来做 矿机 了,销售方面没有精力,如果服务散户,根本没精力。我们在 矿机 部署、维护方面可以保证最快,保证客户满意。而且,我自己的矿场就用的狼神 矿机 ,我知道客户的需求,我就是最大的客户。”

狼哥这些话我非常同意,现在市场上,有太多的 矿机 厂商,不好好研究技术,招了大量的销售人员,专门卖给散户,坑一个算一个。反正大不了退货。也就是这种不良 矿机 厂商,搞得整个行业乌烟瘴气。

当我问为什么叫狼神这个名字。狼哥开怀大笑:“我的微信名字叫狼,朋友说你既然做最好的 挖矿 神器,干脆你们就叫狼神。”名如其人,为了封神,狼哥更加注重技术,将他们的 矿机 打造成行业最顶级的设备。

看好IPFS但不盲从

2018年,除了币王、币后,最热的非EOS和IPFS莫属, EOS 因为主网上线、节点竞选名声大噪,IPFS被一群 矿机 厂商疯狂炒作。

那么,老矿工们是如何看待这两个新项目的?

狼哥直接告诉我,他看好IPFS,但是不盲从。

“我们自己也做了30多个样机来测试,但是因为IPFS官方团队一直没说具体的规格,所以只能弄了几个型号,没有做出详细的技术文档。”

他认为IPFS以及它的激励层Filecoin很牛,是很厉害的技术,但是在 挖矿 方面,也有一些他认为的问题。

1.国内有太多的IPFS 矿机 ,而IPFS网络能不能承载这么多设备,是个问题。

2.IPFS网络若存储了涉黄、暴恐、非法的信息,加之匿名、碎片化的特征。在国内绝对是踩线的。

3.在国内现行的阶段,不适合大批量地放置。如果是集中化做IPFS矿场,必然面临网监办的审查,而且你不知道客户在你这存的是什么东西。

4.如果有暴恐、黄色牟利,对国家有危害,就会面临整顿,网络就会被关掉,Filecoin是有押金的,如果网被关了,押金就没了,就要赔给客户。

心安即天下

在大牛市的时候,很多 比特币 以太坊 矿场都会成为进击的巨人,眼看市场一片大好,就增量增量再增量,这样的战略选择,反映了大多数矿场普遍存在的一种“战略狭隘”。

这样的企业,到了熊市,会比谁都难过。

“最近的熊市,很多矿工坚持不下去了。”也因为媒体和外界的推波助澜,庞氏骗局、传销资金盘的言论甚嚣尘上,这个熊市比2014年还难熬。

“2014年的时候反而没有这么多唱衰的声音。”狼哥觉得历史在重演,坚持不下去的,下车了;能坚持下去的,基本上会成的。

ETH别哭,BCH会笑; BTC 别低头,王冠会掉。在数字货币世界里,“熬”者为王。

化身“熬”神的狼哥还根据情势做了一回预言家:这轮熊市会在2019年年初达到最低,然后会回暖。

是割肉保位,还是趁机抄底,抑或全线超车,狼哥认为故事的结局将在2019年见分晓。

“现在坚持的分几种,要么真有钱,要么有门路,要么是真正的信仰者。”而狼哥自己就是最后一种,最近,他又买了一些 矿机 来补充算力。

“我们东北有句俗话‘九十九个头都磕了,为啥最后一个头不磕下去呢’,这样就圆满了。所有的苦都受过了,哪怕再疼一点,又能怎么样。已经到今天没放弃,为啥不继续走下去。”狼哥苦口婆心地说。

他给大家的建议是,现在已经到了最灰暗的时刻,哪怕是垂死挣扎,也一定要再多挣扎一会。

相比大多数人的焦虑,狼哥显得轻松很多,他信奉“黑暗森林法则”。在 币圈 、矿圈这片森林中,无论是谁,都需要保持敬畏之心,因为谁也不知道牛市会牛成什么样,熊市能熊成什么样,也没人知道击中自己的武器是镰刀还是子弹,或者更高维的攻击。

历经几载,他很清楚市场不是静止的,未来永远比现在困难,所以无时不刻不在准备“过冬”的粮草和大衣。

千错万错都不要紧,只要做对了一件事,即可,这个时候的心安,未来则会是天下。


声明:本文来自币安吧平台用户投稿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【币安吧-www.gpba.com.cn】立场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:【当前页面链接】

区块链相关

区块链媒体相关

区块链技术相关

挖矿相关

比特币相关